步卡马克后尘,为何「毁灭战士」另一位传奇也投身于VR?

来源:作者:yjadmin2020-07-07阅读:1321

来源|93913

作者|Bigboom20


提起经典FPS(First-person shooter,第一人称射击)游戏,大家可能会下意识地想到动视的「使命召唤(Call of Duty)」系列、EA的「战地(Battlefield)」系列以及微软的「光环(Halo)」系列,再加上育碧的「孤岛惊魂(Far Cry)」系列或Crytek的「孤岛危机(Crysis)」系列等等。


然而,若将时光回溯到数十年前,答案绝对只有「毁灭战士(Doom)」!出自美国老牌游戏公司id Software之手的它,一度被尊为FPS界当之无愧的王者。


▲一作封神——「毁灭战士(Doom)」


id Software有四位传奇创始人——阿德里安·卡马克(Adrian Carmack)、约翰·卡马克(John Carmack)、汤姆·霍尔(Tom Hall)以及约翰·罗梅洛(John Romero)。在这其中,有两位都投身于VR:一位是大名鼎鼎的John Carmack,传奇程序员,3D游戏之父,最近几年一直致力于VR事业,并开创了移动VR的先河;另一位就是我们今天要重点介绍的传奇游戏设计师——Tom Hall


▲传奇程序员——John Carmack


曾参与过「毁灭战士(Doom)」、「毁灭公爵(Duke Nukem)」、「龙霸三合会(Rise of the Triad)」、「德军总部3D(Wolfenstein 3D)」以及「星际之门(Anachronox)」等游戏的开发工作,拥有30多年从业经验的Tom Hall可以称得上传奇游戏设计师。


▲传奇游戏设计师——Tom Hall


如今,Tom Hall将重心转移到VR/AR体验开发上,并以高级创意总监的身份加入Resolution Games——一家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游戏工作室,成立于2015年,专注于VR/AR体验开发,被誉为「糖果传奇」之父的Tommy Palm目前担任CEO。


▲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Resolution Games


截至目前,Resolution Games有60多名员工,出品的游戏包括「Bait」、「Acron: Attack of the Squirrels」、「Angry Birds VR: Isle of Pigs」以及「Wonderglade」等,正在开发中的游戏则包括「Cook-Out:A Sandwich Tale」、「Blaston」。


Tom Hall的认可对于VR产业来说显然算得上一个高光时刻,毕竟作为id Software的创始人之一,拥有数十年的游戏开发经验,同时也是继John Carmack之后,又一位投身VR事业的业界传奇。


近日,国外知名游戏媒体GamesBeat对Tom Hall进行了专访,从中我们能大致了解他过去数十年作为游戏设计师的历程、对于VR/AR体验的理解以及为何会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投身于VR事业。


GamesBeat:发生了什么,你不久前离开了Glu?


Tom Hall:七年来的经历非常精彩,团队真的很特别,就像一个大家庭。我关注VR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。1992年,我就和团队一起制作了一款VR游戏「德军总部VR」。这是一个很好的窥视未来的机会。


GamesBeat:这款游戏进入市场了吗?


Tom Hall:那是一台街机游戏机,你给自己戴上头盔,然后用操纵杆控制它,会发现视野变宽了。这是一个有趣的项目,很早就开始尝试了。我对VR/AR感兴趣已经很久了。我有一大堆头显设备,一大堆游戏。在Glu的时候,我们就开发了VR体验和具有AR功能的体验。作为一名游戏设计师,这是一种令人着迷的媒介。


这是我思考的原因之一——有最早的开始。“天哪,这是一个闪亮的新玩具。”“现在,我们在认真考虑将VR/AR带入未来,考虑除了打篮球或类似的游戏外,还能有什么体验。”这是一个有趣的时代,AR将融入我们的生活,VR将成长为一个更成熟的媒介。我们曾经调研过,一款游戏是否能让你哭,个人真实感是否能如此强烈。如果有合适的体验,你会哭的稀里哗啦的。


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机,在一个首屈一指的VR/AR开发团队制作体验,真的让人兴奋。


GamesBeat:在你的整个职业生涯中,为什么会对新平台如此开放?你曾专注于PC,专注于移动领域,现在又转战VR,很多人往往会倾向于坚持他们一开始做的事情。


Tom Hall:在id Software,我们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游戏,这是令人兴奋的。就像我们共同发明了第一人称射击(FPS)游戏一样,从「Hovertank」开始,我们做了五款游戏,逐步完善了整个过程。对于我来说,我有幸定义并完善了FPS控制的基础,比如在3D中如何移动,如何采取行动——这是我莫大的荣幸。


现在我们已经度过了VR的初始阶段,如何移动等问题都已经有了解决方案。但我们仍在探索,比如能在环境中采取什么行动,空间中的角色和物品可以意味着什么?未来我们能引出的情感和体验,如何发展到恐惧和眩晕之外?我们希望探索有意义的体验,并超越那些仅仅只是吓人的射击游戏。比如,在这种第一人称的、非常私密的环境中,什么样的体验可以是新奇的?


GamesBeat:你在Glu期间都做了什么游戏?


Tom Hall:我和Gordon Ramsay(戈登·拉姆齐)一起做了「Diner Dash」、「Cooking Dash」和「Restaurant Dash」,并参与了「Dash Adventures」的制作。我们还有一个新的技术小组,叽叽喳喳讨论了游戏的各种VR和AR功能。



GamesBeat:当人们说“这些不是真正的游戏,真正的游戏是「雷神之锤」和「毁灭战士」”,这种情况下,你会怎么回答?


Tom Hall:免费游戏是有趣的,可以缓解压力,能够在一段时间里享受游戏的循环。在某种程度上,它符合VR环节的体验——人们会先玩一段VR,然后第二天再继续玩,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发展。我喜欢各种各样的游戏,制作「德军总部3D」和「毁灭战士」是一种很棒的体验,制作有数百万人玩的免费游戏也是一种很棒的体验。我只是想把具有强烈特色和个性的有趣体验展现在人们面前,并希望他们能喜欢。


GamesBeat:你在多少家游戏公司工作过?


Tom Hall:我在这个行业已经33年了,做了40年的游戏。先是id Software,然后是Apogee、3D Realms、Ion Storm、MonkeyStone Games。再然后我去了Midway,接着是KingsIsle、Loot Drop以及PlayFirst/Glu Play,它现在是Glu Mobile的一部分,现在是这里(Resolution Games)。


GamesBeat:你认为最有趣的经历是什么?为什么?


Tom Hall:它们都是很有趣,很棒的经历。也许最疯狂的是当我们第一次收到Commander Keen的支票,并意识到我们可以以此为生。但我们也在死亡的紧要关头徘徊了好几年。这很好,因为我们喜欢做游戏,而且我们还年轻,但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也是有讲究的。我很享受每一个时期,因为我一直试图寻求新的挑战,而不是坐以待毙。我喜欢每次都能找到很酷很新的东西,所以总会有新的挑战,我也一直在学习。


GamesBeat:你觉得你最终达到了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吗?


Tom Hall:我想是的。这个产业正在一点点成熟起来。如果在我想要睡觉的时候想到一个主意,我会熬夜把它写出来。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不是因为体制。


GamesBeat:人们接受所有玩家和游戏都是 "真实的",我想,我们还没有达到这个程度,还有一段路要走。


Tom Hall:有些玩家对这些新游戏的反应是:"哦,我的天哪,这摇滚音乐太可怕了!" 但人们喜欢这类游戏,他们在享受乐趣,他们在休息。你给他们一些他们可以拿起的东西,让他们玩得开心。


GamesBeat:Resolution Games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?


Tom Hall:就像我说的,有VR和AR,还有Mike Booth的加入,这很有趣。「星际之门」团队中的Henrik Jonsson(亨里克·琼森)正在瑞典的Amplifier Game Invest工作,他说这些人都是好人。我还有一个程序员朋友,他说他们在做一些很酷的东西。比如「愤怒的小鸟」VR和AR版本,我知道这些都是可靠的、经过打磨的作品。我们一直在探讨,且越来越有意义。这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团队,拥有顶级VR和AR开发者。我多年来一直热衷于VR和AR,而他们也在创造很棒的游戏。



GamesBeat:就VR现在的位置和你认为它的发展方向而言,它还需要找到更多的主流受众,怎样才能让它到达那里?


Tom Hall:我很喜欢John Carmack所说的Oculus Quest正在被广泛采用,我认为这很明智。VR技术有可能实现情感连接和虚拟连接,COVID-19大流行也向我们展示一个人人都是虚拟的时代。


一切都在前进,设备越来越先进,控制越来越先进。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甜蜜的时刻,人们已经说出了他们想要的体验,比如6DoF(六自由度)等等。


所有这些都在推动和提升现实世界、数字娱乐和VR中可以做的事情。我们将看到创作者做出真正感人的东西。我们也正在学习如何以大胆的新方式使用这种第一人称体验,并向玩家或观众传达更多的意义。


这一切都非常令人兴奋。每一个设备和每一步的进步都在向一个美好的未来迈进。不管是绿洲(Oasis),还是我们只是用这个作为连接,让我们觉得所有的团队成员都在一个地方——它允许有经验的人远程操作。它将会像AR一样,融入我们的生活。成为一个决定它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的人,显然是令人兴奋的。


GamesBeat:你在团队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在团队规模等方面,你喜欢怎样的工作氛围?


Tom Hall:我的官方头衔是高级创意总监,这很有趣。因为瑞典人会说, "好吧,我们必须弄清楚"。团队规模更小,更有经验,这符合我的风格。在id Software,我们都是各自领域的专家,在这里也是这样工作的,我们想出一堆东西,然后把它们连接起来,出奇的高效和美妙。


GamesBeat:你还在旧金山吗?


Tom Hall:这件事最酷的地方在于,既然是远程工作,我可以自由地——如果我想和我的家人一起搬走,我可以这样做。但是,能有这种远程工作的机会是很美妙的。在这场COVID-19大流行中,每个人都被笼罩其中,能做到这一点显然很好。但一旦空气清新了,我相信我肯定会到瑞典去。但现在,这真是太棒了。


GamesBeat:在COVID-19大流行期间创造游戏似乎还是有可能的…


Tom Hall:这是自然。我们没有茶水间的交谈,但在Slack上和大家打招呼或打个简短的视频电话几乎更容易。到目前为止,它运行得很好。了解Tommy和他的团队,认识那里的每个人,这是一段很棒的经历,出奇的好,很自然。"你做的很棒,我想和你合作。" "好的,就这么办吧。" 我很尊重Resolution所做的游戏,更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。


GamesBeat:希望游戏产业能够…我不知道,我不能说 "冷静下来"。过去几天、过去几周、过去几个月,情况简直太疯狂了…


Tom Hall:我只希望这能让游戏产业变得更友善、更温和,那将是一件好事。




>>>推荐阅读<<<



93913.com
眼见即为真实

(点击底部“阅读原文”,了解更多最新资讯)

二维码
申请入驻 qr_img.png
wechat.png
扫一扫二维码
现在关注我们
关注虚拟现实